超碰av精品在线视频_观看在线av免费视频_av狼_看av吧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hfind.net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表叔嫖妓

时间:2018-06-13 当年,曹雪芹在他的名着《红楼梦》里,用诙谐的手笔描写一位乡下婆刘姥姥参观美侖美奂的侯门深院“大观园”,由于在生平仅见的富贵景像,以致惹出不少笑话。
如今,香港回归,许多国内土乾部到港赴任,鲤跃龙门,身价十倍,变成有权有势的经理级人马。
俗话“饱暖思淫欲”,来到香港这个花花世界,自不免要到“销金窝”依红偎翠,享受一下温柔乡的滋味,殊不知却惹出一段令人忍俊不禁的风流笑话……
有个姓刘的表叔,他过去在国内是个地方乾部,曾在某县当过县委书记,今年初不知吹甚么风,他十分幸运,被那阵怪风一颳,便吹到香港来,在一间国营“蚊型”的公司当了经理。
他抵港时非常寒酸,衣食住行都很简单,但是不久后,他的财运来了,穿的都是名牌货。
人靠衣装,一经包装起来,看来他不但年轻了几年,走起路来也变得精神奕奕,公司里的“同志”们都窃窃私语,对他评头品足,指他到任时是个“表叔”,但现在却不同了。
有甚么不同?原来这些“同志”们私下都叫他刘大富。
刘大富自从“充实”了生活的质素之后,他最开心并不是公司的业务,每天都忙于应酬,跟往来港商饮饮食食,卡拉OK夜总会、骨场,经常都会见到他的蹤影。
有一次,他在卡拉OK夜总会喝得半醉,有个港商问他:“老刘,你每晚都流连这种风月场所,难道你不怕上头审核你的业绩?”
他听了顿时睁大眼睛说:“老子在公司是第一把手,谁管得了我?”
当时有人见到他这么大口气,随即嘻嘻哈哈大笑。
这些笑声是代表甚么,他自然不知了,说真的,如果这班港商不是在某方面有求于他,他们也不会这么傻,经常请他到这种地方花天酒地,对于这个现实杜会,可笑的他一点也不知。
又有一次,有个姓黄的港商托刘大富办一件事,他立即开门见山地说:“可以,但你给我甚么好处?”
这位老黄笑笑口说:“大家是好朋友,你心目中想要甚么?不妨直说。”
刘大富随即竖起五只手指说:“你给我五万元怎么样?”
老黄见他已经开出盘口,马上说:“好,不成问题,事成之后,我还会再送你一件礼物。”
刘大富见他如此爽快,便问:“你準备送我甚么礼物?”
老黄知道他贪得无厌,于是说:“我我会送你一只纯金劳力士,你满意吗?”
刘大富听到对方说送他一只“金劳”,顿时乐极忘形,仪态尽失,竟然跟老黄称兄道弟起来。
事后老黄对一些朋友说:“钓鱼的方法很多,如果钓大陆鱼,鱼饵小小便够了。”
他这句话真幽默。
不过,这班大陆来港的“土共”,他们并非个个都像刘大富这样,好比伯乐养马,他的马,既有千里驹,也有害群之马。
好似刘大富之流,自然是一匹劣“马”了。
有位姓吴的港商,他跟刘大富的私交很好。
有次他对朋友说:“老刘这个人真不错,朋友有求于他,他永不会托手蹭的。”
不过,刘大富又有甚么缺点呢?老吴也说:“他除了贪财,更加好色。”
当时有位朋友问道:“你跟他这么熟,能否讲多少出来让大家听听?”
老吴这晚大概也饮多了两杯,于是说:“各位就当风月故事听好了,千万不要爆出来呀,否则就大件事了……”
原来老吴跟刘大富私交很好,他们平日除了“生意”上有往来,閑时老吴也经常带他这里去、那里去的耍乐。
一天晚上,老吴又如常带他去卡拉OK夜总会玩。
不久,刘大富就看中一个女郎,老吴知道他的心意,便本着“为人为到底,送佛送到西”,随即便跟妈妈生商量,替他“搞掂”。
这位小姐叫云妮,二十多岁,当晚,刘大富由于人生路不热,结果由云妮带了他去“九龙塘”(香港炮房所在)。
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,入了房,刘大富立即要求云妮跟他洗鸳鸯浴。
云妮说:“老表,我的时间好宝贵,做完就要走啦,还要赶下一台呀!”
刘大富诧异地说:“女同志,你不是陪我一个晚上吗?我听朋友说,他已经给了你二千蚊……”
云妮:“你以为二千蚊好多吗?你一定不知道规矩了,我做这行是逐件计数的,做一个晚上,何止二千蚊!你真是开心了。”
刘大富至此才知道,行有行规,既然她这么说,唯有立即脱衣上床开工。
当他解除障碍上床之后,便伸手过去摸云妮的大奶奶,谁知云妮把手一拨,说道:“上来啦!我个奶奶有甚么好摸的。”
刘大富依然当她没事,一只手又再伸过去,说:“你这对奶奶那么引诱,不摸摸怎么可以呀!”
云妮见拗不过他,于是出蛊惑,随即拿起床头的烟灰盅,放在胸部上面,说道:
“表叔,唔该你上来啦。”接着她一烟在手,吞云吐雾起来。
刘大富见到如此情景,不禁大笑起来,说:“我亲爱的女同志,麻烦你拿开这个烟灰盅,等一会再吸烟啦!”
云妮随即“唔”了一声,说:“你在下面开工,我上面又怎么会阻碍你呢?”
刘大富说:“话不能这样讲,你这对奶奶那么美丽动人,我……我想摸一下啦!”
云妮说:“一件还一件,我收了你朋友二千蚊,只是答应给你打洞,并没有答应把我这对奶奶让你玩呀!好,你想玩都行,另外计算。”
刘大富此时如箭在弦,见她这样讲,自然满口答应,说道:
“好呀,你要怎样计算就怎样啦!”说时立即伸手过去。
谁知云妮的“玉女穿云”手比他更快,只见她把手一扬,便拨开他的手,说道:
“我要现钱交易,先钱后货,五百蚊,任你摸,任你玩!”
刘大富顿时张大个口,半晌才说:“甚么,摸摸奶奶,你收五百元?”
云妮说:“嫌贵可以不要,平时起码一千哦!”
刘大富想了再想,结果仍然拿了个银包出来,给了云妮五百蚊,她收了钱,然后才拿走那个烟灰盅。
烟灰盅一拿走,刘大富立即便从左右两边杀到,搓呀搓呀,一分钟后,他忽然肉紧起来,把头一俯便吻下去。
云妮也想不到有此一招,立即双手一推,施展一招“双龙出海”,推得刘大富把头一昂,说道:“我讲过,只準你摸摸奶奶,你为甚么吻我?”
刘大富讶说:“怎么,吻吻都‘唔得’!”
云妮说:“唔得!除非你再加码。”
大富问道:“加码是甚么意思?”
云妮说:“即是再加钱,有钱就有商量。”
刘大富从来都未见过如此环境,刚才给了五百元予云妮,他已经非常肉痛,现在又见她要钱,方能吻她的奶奶,于是说:“那我不吻了,我要摸个够本。”
他一说完,一对手于是又再摸捏着云妮两个奶奶,左搓右搓,一时由圆搓到扁,一阵又由扁搓到圆。
云妮没有理他,只管在抽烟。
时间一分一秒过得真快,一会儿,云妮一支烟已经抽完,她见到刘大富仍然捧住她一对奶奶搓个不停,便说:“表叔,你玩够了吗?上马啦。”
刘大富顿时一呆,说:“此处又不是马场,何来马儿,上甚么马?”
云妮忍不住笑了起来,说:“上马的意思,即是叫你上来开工,你明白啦!”
刘大富至此才恍然大悟,于是便松开只手,急急忙忙便提“枪”上马。
点知云妮的手比他更快,她那招“玉女穿云手”一推,把刘大富推开之后,随即坐起身,说:“乾争争,想痛死人,也不怜香惜玉,怎学人出来滚呀!”
刘大富顿时愕然,由于他不明白,于是望着云妮不知讲甚么好。
云妮见到他这个傻样,便伸手指着他个嘴,又指指她下面,说:
“这里的两千蚊包括吻的,快点吻呀。”
女人向男人打出这样的手势,除非是白癡,否则傻子都会明白。
刘大富尽管土头土脑,大乡里出城,但此时见到云妮如此向他打手势示意,他立即明白过来,不过,他那个表情似乎有点哭笑难分。
云妮见他有点迟疑,便说:“我收了你两千五蚊,以鲜鲍鱼奉客,分明益你嘛!”
刘大富见到她这样讲,不禁弄得啼笑皆非,他内心交战了一会之后,结果还是俯个头下去,品尝“1”级的极品鲍鱼。
云妮倒算合作,只见她擘开两条大腿,她这个姿势,虽然不是一字马,但也称得上是“八”字马。
刘大富此时也再不客气,只见他把头一俯,随即伸出那条舌头,便起势舐呀啜呀。
大概他过去在大陆也玩过这种游戏,经常有舐过“鲍鱼汁”,因此舐啜起来,居然有纹有路,显得头头是道。
不久,云妮开始有反应了,初时只见她不断摆动腰肢,但摆动了一会,她大概觉得十分过瘾,跟住便呻吟起来。
女人在这个时候呻吟大叫,很颗然,她已经乐死了,她叫了一会之后,突然双手抱实刘大富个头,大力一压。
刘大富想不到她忽然出茅招,条气一窒,可能爱液人了气管,于是把头抬起,咳嗽连声起来。
云妮此时正在肉紧之际,她以为刘大富故意怠工吊她瘾,便把眼一睁,说:
“表叔,你到底搞甚么鬼呀!”
刘大富马上解释说:“你的水汁刚才进入我的气管,弄得我咳死了。”
云妮见她不像作假,便说:“好了,你上来吧。”
刘大富见到她这么说,彷佛如释重负,立即一翻身,便骑了上去,单手提“枪”,说声“我来也!”便直捣黄龙。
这次不同了,云妮再没有说“乾争争”了,因为他这一沖,撞力似乎太大,顿时听到“吱……”一响,真是铿锵有声。
他是过来人,自然知道这是云妮动情的反应。
他想到这里,于是便展开一轮猛攻,好似轰炸机投弹时俯沖之姿势,一下又一下、一轮又一轮,挥军直进。
谁知就在此时,突然有人在外面拍门,这种拍门声很急,同时有男人大叫开门。
这一叫,不但刘大富大惊,连云妮也连忙坐起,她对刘大富说:“快穿上裤,大概是差佬(警察)查房。”
刘大富见她这样讲,立即跳了下来,三扒两拨便急急穿上裤子,他望望云妮,巳见她比自己更快,不但裤已穿好,连胸围也已扣上。
云妮戴上胸围后,便走过去开门。
房门一打开,立即便走了三男两女进来,带头的差人说:“我们是查牌兼查房。”说完随即四围望望,接着还走入沖凉房。
云妮说:“有甚么事吗?”
那个师姐(女警)指指刘大富问她道:“他是你甚么人?”
云妮说:“是我的人客。”
有个差佬立即走近刘大富面前,说:“请你拿张身份証出来。”
刘大富还没有拿到身份証,只好递了张公司的名片过去,解释说:“我还未有身份証。”
差人望望他,说:“你是大陆过来公乾的吗?”
刘大富点头说:“公安真醒,一眼便看出我是乾部。”接着便将証件拿了出来,交给那个差佬。
差人望了望,将証件同名片交还给他,说:“没有事了,我们走了。”
当一班差人离去后,云妮对刘大富笑笑说:“哗,原来你这样威,是大陆乾部。”
刘大富苦笑说:“好险!如果今晚在深圳,那就大件事啦。”
云妮懒得跟他讲耶稣,立即说:“还没‘扑’完哩!你是否要再继续‘扑’我?”
刘大富摇头说:“不要了,刚才一搞,扫了兴,现在再搞已经没有意思了,我们走啦。”
云妮对他说:“是你自己要走的啦!我没得退钱给你哦!”
刘大富苦笑说:“算啦!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算我无福消受,下次有时间的话,我再来找你……”
当老吴讲到此处,一班朋友都忍不住大笑起来,有个更问:“刘大富后来有没有再找这个丧妹?”
老吴说:“他是否有找她,我不知,不过,如果当晚那条女不是诈他型,差人不来查房,他事后也不会讲那么多给我知了。
各人于是又一阵嘻哈大笑!